游戏行业进击的AIGC

AI行业快讯10个月前发布 senki
6,330 0 0
游戏行业进击的AIGC

翻阅最近各大游戏公司的投资者提问,AIGC 相关的问题层出不穷,诚然,无论是公开财报还是演讲发声,AI 与行业、公司、产品结合成为无法回避的环节,市场、企业、资本、股民都需要回应。

同一时间大模型井喷,百度 ” 文心一言 “、阿里 ” 通义千问 “、腾讯 ” 混元 “、京东 “ChatJD”、华为 ” 盘古 “,还有商汤和昆仑万维等等。

4 月 11 日,网信办发布消息,正式就《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为《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意味着游戏与 AI 相结合的道路即将经历监管与发展并行的态势。

站在游戏行业的角度,现阶段大多数企业还是将其定位成技术工具以此出发,来探索游戏发展的更多可能性。特别是在行业震荡调整期,最直接的影响是 AI 相关技术工具的使用能否成为行业重新增长的重要助力?

答案是肯定的。

螺旋上升的过程

2022 年的中国游戏市场创造了很多首次,行业收入、用户规模、海外收入都是近十年来首次同比下滑,情况比 2018 年第一次版号整顿带来的寒冬更加恶劣。

回顾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游戏产业的跃进受到多重因素的推动。端游、页游到手游,游戏平台的变化;人口红利特别是全球疫情的影响;变现和游戏付费模式的重大冲击;包括引擎技术在内更多游戏技术井喷有效提升了游戏产品质量;玩法加减与融合的变形……

然而游戏作为创业产业,始终保持对内容的渴求。手游爆发后,为了提升产品质量,美术军备竞赛成为主流;国内发展固化、版号整顿又迫使企业大规模出海淘金;未保常态化,以游戏技术为核心的跨界探索成为拔高产业天花板的新未来。

众所周知,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的进步提高了劳动者的素质,使其在生产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深刻变化;科学技术向劳动资料系统的渗透,涌现出许多先进生产工具,从根本上改变了现代生产的面貌,大大提高了先进生产力;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劳动对象范围扩大和质量提高,开发和利用更加深入、有效。

现在,AIGC 所代表的更先进生产工具摆在所有游戏企业面前,上述的综合描述其实也能对应游戏行业所需经历的变革。

如美术军备竞赛时代,TA(技术美术)岗位的需求一度成为行业焦点,现在善于使用 AI 工具成为人才的生存技能,对劳动者素质提出更高的要求。

工具与效率

目前 AI 工具并不能完全取代美术、翻译等相应的岗位,其核心作用还是节约成本、提升工作效率。

从这个角度来看,AI 在游戏行业的爆发也并完全由资本市场所推动,降本增效的核心价值与当下企业战略所倡导的方向不谋而合,游戏企业重视和利用 AI 具备必然性。

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之前 Unity 发布 2023 游戏开发报告(2023 Unity Gaming Report)披露这样一个信息,为什么大环境低迷的情况下,开发者能够生产更多的游戏数量?报告指出,2022 年 62% 的独立游戏和 58% 的中型工作室立项研发到发行不超过一年的时间内,制作游戏对于小型工作室而言,五年耕耘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式。与此同时,独立开发者、中等规模和中低工作室的开发者实际上的工作时间减少了 1.2%。

独立开发者不再从零开始开发每个项目。相反,他们将转向使用第三方资源快速进行原型设计和测试,62% 的独立开发者在游戏中使用了 5 到 14 个资源包(assets)。46% 的独立游戏原型设计阶段不超过一个月。

通过技术提升和工具有效利用来提升生产效率,是真正的关键词。

如《森林之子》以小博大的成功中我们提到,对于新兴技术和先进工具的运用也成为策划脑中设想到实际产品落地的决定性力量,另一方面,团队的技术能力也直接影响了团队成本控制能力。

通过 AI 工具的熟练使用,有可能帮助中小团队控制成本、提升效率的同时,尝试制作更多更大型的项目进而同台竞技。

更多先进技术工具的加入可以帮助更多游戏创意落地实现,其中典型的案例就是开放世界。

需要明确的是,很多游戏创意并不是想不到,而是现阶段很难实际呈现出好的效果。游戏创意从想法到实际落地呈现受限于团队技术能力,例如无缝大地图做的越大,实时运算能力要求越高。无论 PC、主机还是手游,硬件性能也是种需要分配的资源,为了流畅性牺牲想法的选择、优化出问题的状况比比皆是。

2017 年的 GDC 上,育碧展示名为 world machine 的程序化地形生成工具。通过这一工具,开发者能够借助 AI 高效生成游戏地图建模,大大提升了开放世界游戏的开发速度。上个月的演讲中,育碧又公布了另一款 AI 工具 Ghostwriter,能够帮助编剧共同创建玩家与 NPC 互动时的台词,育碧利用该 AI 处理大量的重复性任务,从而让开发团队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处理更为重要的元素。

人机交互是游戏世界沉浸感的关键部分,现在主创人员有望把控骨架与脉络,通过 AI 工具快速填充血肉的过程。

创意与恐慌

AI 是否对带来大规模失业?这个问题和机器人相关讨论如出一辙。

引用《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刘方喜的观点,” 卢德谬论 “(Luddite Fallacy)是发展经济学中的观点。19 世纪,蓝领工人认为在生产中应用自动化机器会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进而导致失业率增加。现在这一观念又在人类与 AI 的关系中得到了更加直观的呈现。”

游戏作为创意产业,现阶段 AI 依然是技术工具,大模型下的生成更多是效率飙升、信息广泛的高级拼合,无法替代创意人才的价值。同时,现阶段企业所需要的是善于使用 AI 的人才,利用好这些工具生产出符合团队和企业需要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大模型工具的推出都需要训练喂养的过程,游戏企业也不例外。

另一方面,监管在路上也对工具产生内容的滥用即将套上紧箍。

生成式人工智能管理办法》明确指出 ” 本办法所称生成式人工智能,是指基于算法、模型、规则生成文本、图片、声音、视频、代码等内容的技术。提供者应当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合成管理规定》对生成的图片、视频等内容进行标识。提供者应当明确并公开其服务的适用人群、场合、用途,采取适当措施防范用户过分依赖或沉迷生成内容。面向公众服务的 AI 产品需要提前备案;而对 AI 生成的内容,技术服务商几乎要承担 ” 无限连带责任 “,包括个人信息的保护义务。”

随着相关法规的逐步完善,监管与发展并行也意味着游戏行业发展之处那种利益主导下的野蛮生长不复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AI 工具无法解决创意问题也意味着未来游戏行业新一轮升级后依旧会回归到产品玩法升级上。

堆内容堆料的大型游戏通过解放生产力,可能不再是大型团队的专属。头部企业降本增效之余,依旧需要重视创意与内容结合的前沿探索,研究 AI 工具升级后游戏玩法解锁的更多可能,储备和培育善用工具生产个性化内容的人才才是后续竞争力的关键所在。游戏行业进击的AIGC

www.AIGC00.com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