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STUFF...

当AIGC开始创作:谁来保护艺术家的创造性和知识产权?

AI行业快讯10个月前发布 senki
6,388 0 0
当AIGC开始创作:谁来保护艺术家的创造性和知识产权?

当杰森·艾伦参加科罗拉多博览会的美术比赛时,他不仅想赢,更想表明一个观点。

艾伦是一名视频游戏设计师。他提交的作品名为“太空歌剧院”(Théâtre D ‘opéra Spatial),是一幅巴洛克式的幻境画,光线透过一扇敞开的圆窗,照射着三个身着礼服的人物。2022年8月,在该作品获得比赛第一名后,艾伦公开表示这幅画作是由AI绘图工具Midjourney生成的,该工具是一个能将文本描述转换为完整图像的人工智能程序。(艾伦说,他在提交作品时已经明确表示,这幅作品是他用人工智能工具创作的)。

当AIGC开始创作:谁来保护艺术家的创造性和知识产权?

《太空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

他的获奖引起了其他艺术家的愤怒,艺术家们认为艾伦没有遵守规则,并担心这样的作品会破坏他们的艺术。艾伦毫无歉意,不仅如此,他还非常欢迎这些批判。“我想作出一个声明:艺术家们说这永远不会发生,‘人工智能永远无法做我所做的事情’。但它可以,人工智能在这个美术比赛中赢得了第一名。”艾伦补充说,“我们应该更多地讨论是否要让人工智能接管我们的生活。”

在艾伦赢得比赛后的几个月内,“人工智能的创造力”从互联网中最无趣的话题,迅速成为了关于“究竟什么是艺术”的对话核心;也有人质疑:传统艺术家和他们花费一生时间培养的技能是否还有未来?

只要稍微花点时间在网上冲浪,你就肯定会遇到人工智能艺术:包括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和Dall-E-2等程序在几秒钟内生成的图像,以及最近由聊天机器人ChatGPT编写的诗歌、歌词和文章。2023年1月,谷歌透露它们开发了一款能够将文字描述转换成高保真音乐的程序。

人工智能插图涵盖了各种艺术风格:毕加索(Pablo Picasso)、马格利特(René Magritte)、H. R.吉格尔(H. R. Giger),并且可以模仿艺术家的笔触。如果需要生成照或写实型的图像,它还可以模仿不同类型相机的视觉效果。当然,这些程序也有一些限制:大多数模型都被设定为拒绝生成色情或暴力图像,拒绝生成在世的政治家或公众人物的图像。这些程序也会在复杂的细节上表现挣扎,最明显的是,他们在画手方面表现糟糕,经常把手指画错或多画出几根手指。但随着技术的改进,这些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蒙特利尔人工智能伦理研究所(Montreal AI Ethics Institute)的创始人阿比谢克·古普塔(Abhishek Gupta)表示:“即使是人工智能行业的资深人士也不能完全预测事情会发展得多快。每当我们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其他的事情就会接踵而来。”

飞速发展的技术变革引发的经济焦虑,至少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之初。当时英国纺织工人发动了反对机械化的骚乱,破坏了机器并与军队作战。他们的名字来自一个杜撰的人物,名叫内德·卢德(Ned Ludd)或国王卢德(King Ludd),这些横冲直撞的暴怒织工们被称为卢德派。此后的几个世纪里,“卢德主义者”一词被赋予了负面含义,因为技术的颠覆性浪潮并没有导致大规模失业,反而创造了新的产业、带来了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生活水平。随着人工智能进入创意层面,问题不在于历史是否会重演,而在于如何管理这一过程。

创造力曾经被认为是人类独有的能力,但它现在正经历着自动化。这迫使艺术家、工程师、律师和监管机构与艺术哲学中一些最大的难题进行斗争,包括艺术的本质,创作的归属权,以及风格、感觉或灵感等无形元素是否能被视作个人所有。

创造性的破坏

现在,人们不难在网上发现“卢德主义者”的影子,成千上万的艺术家在他们的推特账户或在线艺术展览上张贴了“别用人工智能”的标志。其中一个名为ArtStation的平台被反人工智能的表情包淹没了,以至于平台在2022年12月底禁止了这些表情包,并宣布将尽快对人工智能制作的艺术品进行标注。

人工智能项目背后的人很快指出,并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在抱怨。“我不认为AI会取代艺术家,”Stable Diffusion 背后的母公司Stability AI的创始人伊马德·穆斯塔克(Emad Mostaque)说,“摄影师和数字艺术家并没有取代传统艺术家。人工智能创造了全新的表达形式。”

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没有被替代,但日常插图画家、商业平面设计师和照片修图师正处于面临裁员的状态。在账簿的另一边,有迹象表明,一个新的行业已经诞生。2022年10月中旬,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的人工智能咨询公司Addition发布了一则招聘新职位的广告:招聘提示工程师(prompt engineer)。这份年薪9万至10万美元的工作需要开发和测试“提示”,即通过文本告诉人工智能程序需要创建什么图像。据Addition首席执行官保罗·亚伦(Paul Aaron)介绍,理想的候选人应该有全面的背景,能将编程技能与创造力结合起来,还应该具有艺术感知力。

在许多从业者看来,清晰地写下提示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艺术。小型的平台生态系统,包括PromptBase、KREA、 PromptHero在网上纷纷涌现,它们可以提供高质量的提示,每个提示只需几美元。英国艺术家盖伊·帕森(Guy Parson)为图像生成器DALL-E-2编写了一份82页的指南,其中有一个关于何为“好的提示”的例子:索尔·莱特(Saul Leiter)在20世纪60年代的纽约拍摄的一张颗粒状抽象的过期胶片照片,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愤怒地用手机说话,她愤怒地打手势,50mm镜头,电影色彩,过饱和滤镜,模糊,反射,折射,变形,雨滴,涂抹,污点,模糊,电影胶片800t。

在不同的平台,相同的提示可能产生不同的作品。但总的来说,细节、精确的提示和要点词语(例如某个历史时期、某种艺术风格、某种相机类型)是必不可少的。亚伦说:“这就像英国逻辑学家伯特兰·罗素分析句子一样。你不必做到那种地步,但你需要非常精确。”亚伦表示:“提示甚至可以被用来生成其他提示。你可以训练一个语言模型生成一个‘艺术提示。’”例如,制作一张有关未来的插图,起初可能不过是一封充斥着流行语的电子邮件,然后被聊天机器人改造成艺术提示,最后以完全成熟的数字图像出现:一个饱经风霜的枪手站在亚利桑那沙漠里;一只戴着粉红色墨镜的柴犬幼犬;或是一幅险恶的月球景观画。

“秘方”

人工智能创作的艺术作品激增引发了一场争论,这场争论不仅关于艺术的本质,也关于创作过程中的各种要素,以及谁可以合法地拥有作品的所有权。当艾伦赢得比赛后,他激怒了插画家,也惹恼了提示写手,因为他决定不透露自己创作艺术品时使用的提示文字,这违反了人工智能艺术社区的一条不成文规则。艾伦说:“我最初说过,当我完成项目后,我会公开我的提示。后来我对此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这样的做法就像让厨师公布他的秘方。”

尽管输入相同提示不能保证每次都产生相同的作品,但艾伦说他已经设计出一种名叫“种子”的通用结构,能始终如一地创作出具有独特氛围的图像。艾伦的程序不会一直创作出相同的画作;但像梵高(Vincent van Gogh)一样,它生成的图像将共享标志性的、难以言喻的美。“这个提示很有价值,”他说,“这正是人们在寻找的东西。”

艾伦说,他正在和律师讨论如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包括他创作的艺术品,还有他输入的提示。虽然艾伦拒绝透露细节,但他表示将自己的提示版权化“肯定是我们可以着手的一个方向”,但他担心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公开分享提示。“这些提示将进入公共领域,”他说,“这基本上是在告诉所有人,不要去想房间里的大象。”

传统艺术家也在要求赔偿。当他们的作品被用于训练人工智能模型时,他们会要求赔偿,或要求能选择完全退出。曾与漫威(Marvel)和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等电影公司合作过的获奖概念艺术家卡拉·奥尔蒂斯(Karla Ortiz)回忆说,她无意中看到一个图像生成器教程,鼓励用户在选择特定风格时,在提示中加入艺术家的名字。

奥尔蒂斯说:“我找到了数百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都是我认识的同行。人们正在使用我们的全名来指导那些作品,并允许人工智能生成类似于我们作品的媒体产品。”奇幻插画家格雷格·鲁特科夫斯基(Greg Rutkowski)的故事已然成为这个问题的缩影。根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引用的研究结果,他的名字出现在超过9.3万个Stable Diffusion平台的提示中,这就产生了大量“鲁特科夫斯基风格”的内容。当用户在谷歌搜索他的名字时,人工智能创造的假鲁特科夫斯基作品赫然出现在结果前列。

2023年1月,奥尔蒂斯和艺术家莎拉·安德森(Sarah andersen)和凯利·麦克·纳南(Kelly McKernan)在加州对Stability AI、Midjourney等人工智能公司和艺术网站DeviantArt发起了集体诉讼,声称它们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艺术家的作品来训练Stable Diffusion,并指出是对版权的大规模侵犯,可以与历史上的“艺术抢劫”相媲美。奥尔蒂斯还是概念艺术协会(Concept Art Association)的顾问,该行业组织认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应该迫使公司实施所谓的“算法数据泄露”管理,即销毁在未经艺术家同意的情况下使用他们的作品训练的数据集。同样在1月初,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也宣布将把Stability AI告上伦敦法庭,指控该公司窃取了数百万张受版权保护的图片。

当AIGC开始创作:谁来保护艺术家的创造性和知识产权?

2023年1月31日,日本漫画家创作完全AI图像生成漫画《赛博朋克桃太郎》。

人类作者身份

围绕人工智能艺术的法律框架仍有待完善,奥尔蒂斯和盖蒂图片社的案件很可能在塑造未来的法律局势方面,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普遍认为,如果个人参与了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品的创作,那么个人就拥有该作品的所有权。2022年2月,美国版权局决定:2018年人工智能随机生成的图像不受人工智能公司所有者的版权保护,因为该作品“缺乏必要的人类作者身份”;但在2022年9月,它接受了一本漫画小说的注册,该小说的视觉效果是由人工智能根据作者的提示生成的。

欧盟机构——欧洲法院、欧洲委员会、欧洲议会也区分了完全由计算机创建的“人工智能生成的成果”和“人工智能辅助生成的成果”。后者强调人类付出了智力上的努力,从机器创作中提取了一些原创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协议仅确定了这些内容。2022年11月,美国版权局的一名官员在关于人工智能艺术的市政厅活动中表示,虽然简单的提示不太可能获得版权,但复杂的提示会引发“更复杂的问题”。布鲁塞尔律师CMS事务所的执行合伙人雷诺·杜邦(Renaud Dupont)表示,如果提示语符合欧盟的原创性和独特性标准,“就可以主张权利。”例如,你可以声称“太长不看(网络用语:Tl;dr)”是一个超级复杂的提示,但我们对此还不能确定。

欧盟正在起草监管人工智能的立法,但该提案是欧盟委员会在2021年提出的,当时像ChatGPT或Midjourney等人工智能程序似乎还遥遥无期,因此目前未能解决它们带来的挑战。讨论人工智能相关立法的欧洲议会成员,最近就一项修正案达成了一致,该修正案要求对人工智能生成的文本进行标注,这一原则很可能地延伸到图像。指导该法案的欧洲议会议员德拉戈·图多拉奇(Dragoș Tudorache)暗示,生成插图或文本等内容的人工智能需要某种类型的监管。

视觉对话

目前最激烈的争论是,传统艺术家是否可以要求研究人员和公司从用来训练人工智能技术的数据库中删除他们的作品。在传统上,风格是不受版权保护的,但个人作品受到保护,所以问题可以归结为使用这些作品来训练模型是否符合“合理使用”的标准。

欧洲艺术家协会呼吁立法者,要求艺术家在其作品被纳入训练数据之前给予同意。然而,英国政府计划让人们无法选择“不使用经过挖掘的数据”(其中可能包括艺术家作品)。

从理论上讲,欧盟的版权指令允许欧洲艺术家要求将自己的作品从模型中删除。但该法律为最初为研究和科学目的创建的数据集提供了豁免,其中可能包括Stable Diffusion和谷歌的模型Imagen使用的图片数据集。从长远来看,人工智能公司或许会尝试与艺术家和其他视觉企业达成共识。2022年11月底发布的新版 Stable Diffusion避免了作品直接采用某些特定艺术家的风格,这令一些用户感到恼火。

人工智能公司和艺术家正在讨论建立新的许可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帮助训练人工智能的艺术家可以获得奖励。奥尔蒂斯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们过渡到更为道德的做法,认识到模型是用公共领域的图像建立的,任何扩展都是通过许可完成的。那么说实话,我(艺术家)就不会受到威胁。”

虽然这样的协议可能会掩盖商业上的分歧,但对于奥尔蒂斯这样的艺术家,它不会解决根本问题。“创造艺术是人类能做的最美妙的行为之一,”奥尔蒂斯在采访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对我来说,每一笔都是一种思想,一种情感,一个决定。”她把艺术创作描述为“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视觉对话”但对于人工智能来说,人类在这一对话中的参与程度不过是给出类似“日落、人群、4K、艺术平台的趋势、在这里插入在世艺术家的名字”等指示。“我个人觉得这非常空洞,”她说,“作为一名艺术家,我无法从中找到快乐。”

www.AIGC00.com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