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秘(AIGC 概念股股价开年大涨,AIGC 究竟能产生多少经济价值?ChatGPT 的商业化路径如何实现?)

AI行业快讯10个月前发布 senki
7,422 0 0
深度揭秘(AIGC 概念股股价开年大涨,AIGC 究竟能产生多少经济价值?ChatGPT 的商业化路径如何实现?)

谢不邀,来回答一下ChatGPT可能会带来的产业革命。

第一次与ChatGPT过招,潜龙勿用。我的第一个问题是:write me a 2 day itinerary for traveling to Seattle(给我写一个西雅图的二日游攻略),ChatGPT马蜂窝附体,上午干啥午餐去哪吃然后去哪玩,替代方案又是啥,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于是我马上开始第二次过招,我整活了,我说,讲个关于某老铁穿越到2050年后发现三体人攻打地球的故事。30秒钟,ChatGPT讲了一个1000字的科幻小说,肌理细密,翩若惊鸿。

形容词和副词才颇为关键,因为这是人类感受与情绪的天线。故事里有句话,我不改动一字一句,是这样的: As he took his final breath, he smiled contentedly and blissfully, knowing that he had made a difference, left the world a better, brighter place for future generations. 意思是老铁最后想到为儿孙们打下的江山,含笑九泉。而“满足地”、“极乐地”、“更好”,“更明亮的”这些词,是画龙点睛;在电影剧本里,这些词叫演技有张力。

人类自然语言整体不难模仿,但有一层非常精妙的虚无——正是那种古怪的破碎感、疏离感、神秘感与纠缠感,这叫人类情绪,难以被机器饱满得模拟出来。这一点是ChatGPT 带给我的第一手冲击,也是其与之前,比如Siri这样愣头愣脑的AI,最判若云泥的地方。

而上面那个穿越故事,你可以不断与ChatGPT畅聊、修改,最后出来一个篇小《三体》也未可知。而我想问这么牛逼的技术,在资本市场要怎么估值?——有人会说:你思想那么超前,踢球老是越位吧?但股市投资的本质不是现实而是预期;而作为投资的预期,选对产业发展趋势的投资人,会是投资成功的破壁人。

ChatGPT的技术特征,怎么影响我们投资?我们经常说PC与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再到工程师红利,弯道抄作业促使中国互联网行业崛起;但在移动互联网廉颇老矣之后,在工程师红利变成工程师剩饭之后,市场也在探寻下一个范式革命。无论是PC还是互联网,都是包打一切的通用技术 (general-purpose technology);在这点上来说,无论是区块链还是VR,这味儿都不对。所以下一波红利,是不是该由AI来派息?

AI会是PC和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范式革命, 比尔·盖茨说认同这个观点,他原话是A.I. like ChatGPT is ‘every bit as important as the PC, as the internet’,大佬的暗示已经非常明目张胆了。

大家知道disruptive innovation也就是木头姐口中津津乐道的“颠覆性创新”的威力,尤其是范式颠覆与革命,威力跟直接掀桌子差不多。本文我们来分析ChatGPT会如何颠覆的既有赛道,并重塑、重估这些赛道的新价值。

(ChatGPT的一夜爆名,用户数的变化,来源:Google, Subreditstats)

1. 搜索引擎的断裂,与搜索页面时间的塌陷

谷歌近来兵荒马乱、兵临城下、如临大敌。

因为ChatGPT最可能颠覆的第一个大赛道,是取代搜索引擎,并打断搜索引擎商业模式的赚钱链路。当然准确来说不是取代,而是“彻底升级”。

搜索模式的赚钱链路是啥?其实非常赤裸裸,你看谷歌的收入结构,就像一个大胖子穿秋衣秋裤,除了裤裆松,哪哪都是紧的——谷歌收入哪都紧,唯独最宽松的广告收入在全公司收入占比,居然高达80%;而谷歌广告收入,又直接与用户在其搜索结果页面停留的时间与贡献的点击正相关。

虽然ChatGPT还远不完美,还需要生长、完善,但可以预期,如果有一个生成式AI来,你并不会再事无巨细地去问一个搜索引擎。

许多人会说搜索引擎,我是主动选择;生成式AI的回复,或许暗藏玄机。这些人又错了,搜索引擎的结果从来都不是你的主动选择,信息的呈现方式,搜索平台为你做了主。没有了本身就不存在的主动性,那么准确性、便利性与用户体验感,才是关键。ChatGPT在这些方面,都将优于搜索引擎。并且每天还在以指数级的速度成长。

一旦生成式 AI替代搜索引擎,最直观的结果,用户会大幅减少在搜索的链接间查阅、跳转、 浏览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本身,就是谷歌的摇钱树,因为你可以往树上挂广告投放。谷歌搜索引擎的盈利模式,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当然对于本身就干不过谷歌的其他边缘搜索引擎,ChatGPT 倒是带给了他们弯道超生的机会,

Paul Buchheit是谷歌第23号员工,Gmail之父,创投公司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他认为像ChatGPT 这样的AI机器人,虽然现在还不够好,但迟早将搜索引擎干掉黄页一般,彻底干掉搜索引擎。而现在的谷歌,可能也只有一到两年的活路。他的逻辑也是基于搜索结果页面就是谷歌赚钱的门路,干掉它,谷歌的摇钱树就等于被连根拔掉。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拥有自己的AI大牌 DeepMind 与 LaMDA的情况下,谷歌仍然恐慌发作,panic attack了。面对微软系的OpenAI,谷歌近期又策马扬鞭地投3亿押在OpenAI的竞争对手 Anthropic身上,又与Anthropic签了个大的云合同。这跟微软最初期投资OpenAI如出一辙——Anthropic所需要的 AI模型算力由谷歌提供,以抗微软。

不过毕竟我是中概奶翁,我们还是关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搜索页面时间的塌陷里,百度按理说也该是首当其冲。但国内的特殊情况,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ChatGPT想要产品化地收割中国市场应该基本属于妄念,我们只能有自己的ChatGPT。不同于微软 vs.谷歌的火并,搜索与AI都有先行者优势的百度,国内市场比较容易吃下。

ChatGPT相关技术,百度有综合优势。AI、NLP也都是百度的标签。ChatGPT处在技术架构的模型层;除了模型层以外,芯片、框架、模型、应用四层,百度都有布局,文心系列大模型在行业已普遍应用;而能支撑训练模型的框架,除了百度飞桨,国内也没有替代品(或许oneflow, colossalAI可以别别苗头?)。所以从逻辑上讲,ChatGPT的爆火会让市场对百度的价值尤其是其AI产线的价值进行重新估值。百度的搜索业务,说实话资本市场基本上就是水电气的估值给;而无论是贝莱德的重金投入,AI X 搜索,还是最近百度的估值起飞,市场都调整估值的锚。(百度确认其版本的ChatGPT的项目,名叫“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芝麻街?),三月份完成内测,面向公众开放。)

我有一个云山雾罩里朦朦胧胧的认知:ChatGPT或许会是市场,对AI行业重新定价的标杆事件。

2. 标准化的付费SaaS赛道,与其算力后援的大佬们

ChatGPT另一个商业模式,是作为标准化SaaS的付费应用赛道。不同于搜索引擎,ChatGPT的商业变现可以完全不靠广告,而通过订阅模式(subscription model)下的收租方式获得收入。每个人注册一下就能用的玩具版当然不收钱,但收费版的ChatGPT plus的订阅价目是$20/月。或许会是未来的一个大致定价的区间。ChatGPT目前已有1亿用户(数据来自瑞银,也顺便破了获客1亿速度的世界纪录),即使5%的付费率,已经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且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下一个主要的迭代产品GPT-4在今年会launch。并且1亿只是2C,2B又是什么付费意愿?

由此可见,开发ChatGPT的公司OpenAI的商业模式,用行业黑化来说——属于底层模型开放性标准化的SaaS服务模式。

啥意思?用人话说就是软件打包卖你的模式,OpenAI提供相关代码,或提供自动图形模型与语言模型生成产品,而用户通过其API接口接入(而小白散装用户就直接上app使用),并支付平台费用,获取相关图像、语言、代码调整服务;而OpenAI获得付费订阅式的SaaS费用,产生商业模式用户粘性。当然前期,为了获取流量与用户反馈数据,免费试用阶段也不可避免。

根据OpenAI 创始人Altman消息,下一代的GPT-4,计算模型优化更优化,且GPT-4将是纯文本模型,商业价值大,模型更“拟人化” ,文本生成和内容创作有望更加丰富,并能直接进入文字工作的相关领域——新闻、传媒、金融、文案,都可能被突突。

也就是说因此这就会带来商业模式的替换和提升。未来AI公司的想象空间巨大,甚至可能颠覆掉很多传统巨头;仅仅AI支持下的SaaS就能直接换取生产力。举几个依靠接入ChatGPT快速成长的app例子——第一个是快速输出营销、销售文案的copy AI,输出工作量。第二个是宛如贴身秘书的超强总结能力的perplexity ai。我都推荐你试一下,工作生产力蹭蹭蹭。

当然SaaS底层,这方面属于“计算机科学”,也就是硬件软件,寒武纪、商汤、海光,科大讯飞,汉王、海天瑞声、虹软科技、云从、格灵深瞳。一大批标的。比如商汤,股价暴涨的脑回路也很顺畅,因为算力的布局——你考虑到OpenAI 每一代 GPT 模型,参数量(parameters)都爆炸式增长,19年发布的GPT-2参数量仅仅是15 亿,而2020年的GPT-3的参数量就爆到了1750 亿,英伟达与微软的Megatron-Turing NLG,高达5300亿,谷歌的PaLM 是5400亿;所以说到底,拼参数与算力,也是一个投资的思路。

在AI与算力的投资标的里,商汤是中概股里比较龙头的股票,商汤的智算中心是其AI的算力基座,目前在全国排名第一(设计峰值算力达每秒374亿亿次浮点运算),也是亚洲最大的超算中心。智算中心能提供大规模弹性算力,可以完成10000亿参数模型的完整人工智能训练。无论GPT-4 还是Megatron-Turing NL还是PaLM的体量,都hold得住。所以一月底以来商汤的市值暴涨,也可能是市场在消化这层逻辑。

(AI三要素 数据、算力、算法以及AI 模型训练,来源:海通证券研究所)

3. 文本AIGC的数据特征,与社区模式内容输出生产力的迁越

第三个颠覆赛道必然是传统内容赛道。但AI生成高质量的文本内容,这个题其实有许多边界,并不是一个随便摊的大饼。我总结了一下,ChatGPT从数据内容来看,有三个显著的特征:

1. 一个文本型AIGC的核心竞争力,是分析、解释、推理、总结大量基于自然语言的数据和信息。

2. 其拥有的数据看似无比繁杂,但其实非常结构化,且以自然语言为导向,适合通过AI生成。也就是说他需要容易结构化的人的语言导入,再以人的语言输出。

3. 其结构化的数据下生成的不会是天马行空,因为天马行空没有意义。你问人生有什么意义啊?——他回答说去码头整点薯条,这就纯娱乐了。AI的反馈,会有一定的确定性,也就是一定的封闭性。

一般问题分两种,一种是知识型的封闭式问答,另一种是苏格拉底式的开放式问答(诸如码头整薯条的问题)。而前者更适合ChatGPT的发挥。所以我就有个结论,问答式的ChatGPT,第一步首先得是一个问答式社区的人工智能进化版。

而问答式的反馈循环,结构化的数据,自然语言,封闭式的问题,这些会让你们想到啥?

这不是就是我大知乎吗?知乎在这方面优势非常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自然语言的数据量和数据质量,知乎有结构化的自然语言数据优势。一个高价值内容数据的集合,是做好ChatGPT这种AIGC大模型的核心之一,ChatGPT也建立在OpenAI在全网抓取的庞大数据基础上,但知乎有天然的数据,而且非常高质量。截止Q3知乎积累了5.79亿条内容,其中包括4.82亿条回答。可以说知乎是中文互联网平台里,知识类的自然语言内容质量是最高的。

ChatGPT的能力,体现在推理、归纳、多轮对话以及对整个世界的认知上,而这些能力的发挥前提,就是一个数量足够大、质量足够高的自然语言数据库,ChatGPT是建立在OpenAI可以在全网抓取庞大数据基础上;而中文世界的文本数据,知乎有天然数据优势。(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我的体验是在ChatGPT上提供的中文内容,质量远远低于英文内容。

第二是知乎的模式与ChatGPT有明显的模式契合度。社区问答模式,是人问人;而ChatGPT模式,是人问AI,其场景切换可以无缝衔接。另外知乎有个特点,就是其回答虽然是知识性的,虽然用户回答个性桀骜,拒绝千篇一律;参差多态却正也是其美好之处。其实你仔细想一下——我们要的不是一个单线程的纯粹机器人;而是AI接入之后,是在人机结合下,经过训练不断进步和完善,最后让整个应用能更丰富多彩。人和AI的交互才是关键点,而不是用AI彻底代替人的价值。

我在想,一个混入网络社区的AI用户,如果没有人能分辩出其是一个AI,它是否就通过了图灵测试?所以AI在内容上不仅是生产力,更令我期待的是其创造性,以及其作为社区成员的附加值;诸如ChatGPT之类的AI在知乎的大规模应用,实现多维的创意激发,提升内容多样性的同时却降本增效——是一个颠覆性的掀桌子商业机遇。

4. 结语

最后简单总结下关于ChatGPT的产业思考。

第一,搜索引擎的断裂,搜索页面时间的塌陷,导致原本属于搜索的蛋糕,其商业模式的重塑,以及相关公司估值的重估。中概的代表标的是百度。

第二,ChatGPT不依靠广告收入,而可打入标准化的付费SaaS赛道,ChatGPT可向整个SaaS行业下游做技术输出。而由于机器学习强度极大,其对算力后援赛道的依赖度提升,中概代表标的是商汤。

第三,在社区模式下的内容赛道里,AI产出的内容在生产力与内容质量上的迁越。如何在大规模应用AI的情况下兼顾AI的创造性,让社区更层次多态、繁荣济济。中概股的代表标的是知乎。

OpenAI的估值在微软投资了100亿美元以后,是290亿美元,而无论是500亿级的百度,还是市值百亿级别的商汤,还是市值10亿级别的知乎,在ChatGPT这个标杆节点之后,都有可能完成剧烈的重新估值。而掀桌子的时候,咱的计算器可要拿稳了。

———————————

利益披露:作者持有文中所提股票多头仓位

www.AIGC00.com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